念慈君的脑窟窿

一个无聊的上班族

有一天,寒江跑去未平斋。
“打今儿起我就住你这儿了。”
笙鹅看着他不说话。
“我保证不踢被子!”
“……那你进来吧。”


































战事起,与君别。

“我争取三个月就回来。”

“好,注意安全。”

“我不在,你要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别整天画画,伤眼睛。”

“那我成天的做什么?”

“想我啊!”

“…岂不是更伤神?”

“想着我下饭,想着我安眠,岂会伤神?”

“好。”

“那我走啦?”

“嗯。”

“不抱一下?”

笙鹅又不说话了。

寒江转身就走,衣袖却被抓住。



边上一众等得不耐烦的穆如就看到自家少主华丽转身熊抱大端朝宁瑞王子,还好没有举高高。
































































































































































评论(12)

热度(63)